數字報

朱元璋築城牆用糯米汁?民間傳説可能是真的

2021-01-18 16:55:33|圖文來源:紫金山新聞

雄偉的南京明城牆,歷經650多年風雨。是什麼把上億塊城磚緊緊粘在一起,使城牆經歷風霜雨雪、戰火摧殘至今依然屹立不倒?關於神奇的城牆粘合材料,南京民間一直有“朱元璋築城用糯米汁砌城磚”的傳説。那麼南京城牆粘合劑中是否真的含有“糯米汁”呢?對這個大眾關心的問題,由南京城牆保護管理中心開展的最新項目研究結果顯示,南京城牆粘合劑中加入“糯米汁”的説法,具有一定的可信度!

視覺中國供圖視覺中國供圖

南京城牆的粘合劑成分是一個巨大謎團

粘合劑是南京城牆建築材料的重要組成部分,一直以來,南京城牆的粘合劑成分都是一個巨大的謎,各種文獻、傳説眾説紛紜,終無官方定論。南京民間更是流傳着這樣一個傳説:當年朱元璋修築南京城牆,是用糯米汁砌城磚,鬧饑荒時,將城牆上的土掰下來,就能吃。

原南京市城牆管理處陳列研究部主任郭金海介紹:“以前扒開一點廢物以及舊材料的時候,我們發現一些粘合劑,就是一些石灰團團,很軟。儘管600多年了,但是我們抓上去的時候還是軟乎乎的。在維修的時候,我還撿了不少,但是時間一長,一個禮拜一放就全沒了,全部風化了。”

明朝宋應星《天工開物》中記載,我國古代建築中,已經普遍使用石灰、糯米汁、楊桃藤漿作為粘合材料。但是,南京城牆長達70裏,用了將近4億塊城磚,在當時戰亂初平、國力艱難的情況下,連駐軍和築城工人的口糧都難以供應齊全,朱元璋如何找來這麼多糯米汁用以築城?這顯然是個很現實的問題。此外,在元末的時候,朱元璋下達過一個命令,就是“禁糯令”,禁止在他統治區域內種糯米,以塞造酒之源。那麼在這種情況下,用大量的糯米汁來修築城牆,可能性又有多多少呢?

還有一種觀點認為:明代城牆跟墓葬一樣,用了南方的一種蓼草作為粘合劑,但這也僅僅是一種推測,尚未得到證實。

“作為南京城牆的官方保護管理機構,我們有責任和義務做一次系統科學的研究,以解開南京城牆粘合劑成分之謎,給公眾一個解釋的同時,也為未來的研究工作奠定基礎。”南京城牆保護管理中心相關負責人表示。

視覺中國供圖視覺中國供圖

最新研究首次在粘合劑中發現澱粉類物質

為了徹底解開關於南京城牆粘合劑成分的疑惑,給大家一個權威科學的答案,南京城牆保護管理中心基礎研究部於2020年初開展了“南京明城牆粘合劑成分檢測” 項目。該項目由南京城牆保護管理中心牽頭負責,江蘇文化遺產保護有限公司具體實施,南京大學文化與自然遺產研究所文物保護科技實驗室、南京大學表生地球化學教育部重點實驗室共同參與。

研究人員採樣。南京城牆保護管理中心供圖研究人員採樣。南京城牆保護管理中心供圖

項目組首先梳理了南京城牆粘合劑的相關文獻、傳説等資料,並提出相關疑問;其次進行了實地考察,並結合資料在南京城牆選取了較為原始的城牆段落共採集了16個樣品;再對樣品用傅里葉變換紅外光譜儀(FTIR)進行了分析檢測;最後對檢測結果進行了科學分析,項目還全程進行了跟蹤拍攝記錄。

檢測結果顯示,共有清涼門拱券西、石城門甕城南牆、龍脖子段、前湖段豁口磚上、半山園水閘底部所取5份樣品中檢測出了澱粉類物質。結合史料和前人的研究,課題組認為,該物質很可能為糯米水解後的產物,“因此我們認為南京城牆粘合劑中加入糯米汁的説法,具有一定的可信度。”

視覺中國供圖視覺中國供圖

為未來保護修繕和研究工作奠定基礎

“南京明城牆粘合劑成分檢測” 項目首次官方證實了南京城牆粘合劑中的確含有“澱粉類物質”。“至於是否所有段落城牆粘合劑都含有該物質,或該物質是否由糯米水解後產生,目前還不能斷言。未來我們將挖掘更多科學手段,對南京城牆粘合劑進行更深入的研究和檢測,爭取早日徹底解決南京城牆粘合劑的成分之謎。”南京城牆保護管理中心相關負責人表示

“南京明城牆粘合劑成分檢測” 項目的最新發現,也為城牆未來的保護修繕和研究工作奠定基礎。目前磚石建築的保護工作是一項世界性的難題。南京城牆建成650多年來,飽經風雨滄桑,面臨着很多保護工作上的困難和挑戰,其中很多與粘合劑的逐漸流失有關。在探清了粘合劑具體成分之後,能夠對粘合劑進行有針對性的保護工作,延緩其老化和流失速度,保障南京城牆的堅固性。“南京城牆目前還面臨着保護修繕的重要任務,在現代粘合材料的使用上,未來將會加入更多新型材料,在保障粘合劑更加堅固的同時,延緩其老化和流失速度。古人所使用的粘合劑材料也能夠為現代新型材料的使用提供重要的參考作用。”該負責人説。

目前南京城牆正在牽頭“中國明清城牆”聯合申遺項目,粘合劑作為重要建築材料,也是中國明清城牆文化遺產內涵和突出普遍價值的載體和體現。揭示南京城牆粘合劑的組成,不僅能夠為其他明清城牆粘合劑材料的研究和城牆保護提供參考和經驗,更能大大豐富中國明清城牆的文化遺產內涵,為申遺助力。

南報融媒體記者 邢虹

作者: 邢虹 責任編輯:王寧芝